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小编推荐 > 正文

盛世妆娘,搞笑说说,李光洁

admin 0

正在北京卫视热播的电视剧《芝麻胡同》,不知道大家都看了吗?

作为北京本地万事通的艺绽君看到这种题材,当然是从头到尾追看下来了。不过,艺绽君今天不打算和大家聊剧情,也不打算聊演员,而是想聊聊这部剧里的北京话。

自打去年《情满四合院》播出以后,京味儿剧成了导演刘家成和演员何冰身上的某种标签,这次由原班人马打造的《芝麻胡同》同样如是,不仅重现老北京风貌,而且特别强调剧中地道的北京味儿,尤其是剧里角色们的台词,也比《情满四合院》的京味儿更为浓郁。

有不少观众,尤其是南方观众看剧时,可能对剧里的俚语会有些方,毕竟这些年纯正的京味儿影视作品真的不多,剧中大量的北京话连老北京人自己也逐渐生疏了。有观众调侃说,看部剧跟参加一场北京方言考试一样,抽不冷冒出的俚语真叫人犯蒙,堪称“北京话十级考级测试”了有没有?

话不多说,按照以下评测标准,你大概在第几级?

入门级:单词

楔(xi)死

释义:原义指把楔形物插入或捶打到物体里面南迪熊,北京话长锌泽里指打人。

撂(lio)地儿

释义:演出节目,一般是传统古典戏法。

来源:北京的“撂地儿”除了临时路过打把式卖艺的,还有固定地点卖艺的。很多说相声的、唱戏的、唱京韵大鼓的演员成“角儿”进堂会进戏台剧场以前,都有过“撂地儿”的经历。

剧中俞老头除了板凳还有个喝茶的桌子,应该就是和儿子常年“撂地儿”的打把式卖艺。

打镲(ch)

释义:在戏曲里,镲(音ch)的正字为“钹”,是一种打击乐器,一般为铜质,两件,演奏的时候相互合击,发出悠悠音响。

北京话及天津、唐山的方言里,这个词指拿人开涮、开玩笑,还有让某人难堪的意思。

里格楞

释义:意为猫腻,哩格儿楞源自京剧的过门儿伴奏,如京剧《四郎探母》中,“杨延辉坐宫院自私自叹”一句的前板伴奏,简化后的形容就是“哩格儿楞”。

《芝麻胡同》中俞老爷子跟掌富贷严振声夫妻说的这句话,意思就等同于说“别跟我耍心眼”。

高碎

释义:茶叶。

老北京人喝茶讲究的除了茶叶的味道与清香,还有形状。茶叶碎末无法登大雅之堂,但不影响茶叶的味道,所以茶叶铺里好茶的茶叶末也会包起来便宜卖。叫茶叶末不好听,为了保全来买茶叶末的主顾的面子,起名叫“高碎”。

公母俩

释义:北京方言指夫妻一对。

造句:小黑子、宝凤公母俩是严振声看着长大的。

逗闷子

释义:东拉西扯没有任何正经事,也叫“逗咳嗽”。

造句:郭秉聪特别喜欢和严振声逗闷子。

伍的

释义:等等、什么、之类。

造句:沁芳居的酱菜种类很多,八宝酱菜、甜菜甘露伍的。

老家儿

释义:指长辈,多指父母。

造句:严振声和牧春花结婚,老家儿都是同意的。

进阶级:特定词

菜市口

剧中严老板挨打还嘴硬时说过一句话:“这离菜市口特近”,其实意思就是在嘴贫不怕死。

菜市口是过去对犯人斩首示众的地风云起山河动方,老北京人以此吓唬不听话的孩子,菜市口的威名比钟馗啊、大灰狼啊什么的大多了。

大尾巴狼

剧中严老板给牧春花道歉,提到了“大尾巴狼”。据说大尾巴狼因瀺巉为尾巴大,在狼群里一眼就能看到,因此十分突出显眼。但实际上它只是尾巴大,未必在狼群里地位高。

北京话里装大尾巴狼其实就是“装相”的意思,不算骂人的话,却有贬损的意思在里面。

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

这句话在剧中是牧春花所说,其实是一句很励志的话。家雀(jia qiao)是麻雀的意思,是北京最常见的鸟之一。

这句话的意思是瞎眼麻雀也有能生活下去的方法,就是“天无绝人之路”的意思。

考证级:习俗俚语

“卖冰的以后每天结现钱,省的他瞎画道道。”

《芝麻胡同》设定的年代是1947年,那时候老北京还有不少清朝遗留楚兰菊下来的习俗。像这句中的“画道道”,如果不查一查,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都未必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其实“画道道”的意思就是赊账,这种画道道的习俗是从清末开始,八旗子弟没落后,很多旗人无法当时付账,就向买卖人赊账。

买卖人就会在八旗子弟的人家门口画“正字”,也就是“画道道”。等到旗门大爷的“每月俸禄”领江门野协到了,再慢慢按照门口的赊账道道还钱。

搭棚子和鱼缸

以前老北京住四合欧筱敏院的人,都是很讲究的人,老北京对这种小康之家的描述赵景强,有狼性老公别过来一句话就是“天棚鱼缸石榴树,先生肥狗胖丫头”。

剧中有个串场环节,就是夏天盛世妆娘,搞笑说说,李光洁搭凉棚,丫头宝凤就嘱咐搭凉棚的师金正贤下车傅要留心院中的鱼缸,其实也暗示了严家算是当时还不错的家境。

京人三嘴

剧中提到的“京人三嘴吴优福”,其实是旧时候老北京喜欢的小吃。“虾油、卤椒和臭泔水”这三样,现在的北京小吃里最常见的其实是“臭泔水”,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豆汁。另外两样中,虾油是一种调料,可以吃羊肉时蘸着吃,也可以配上辣咸菜,用来喝豆汁时搭配。这三样东西的共同特点是闻起来都有点臭臭的边城夜话,不过却也是以前老北京人喜欢的。

看完这么多剧中台词,不知道你的北京话大概在第几级?

艺绽君也再剧透点幕后的故事,大家听着剧里演员的台词地道,发音准确,其实和这次《芝麻胡同》的班底有关。剧中主演及配角中就有不少是地道的老北京人,像饰演酱菜铺掌柜严振声的何冰、饰贾烽是谁演太太林翠卿的刘蓓、饰演俞老爷子的杜康基因毕彦君、饰演郭秉聪的毛乐,以及饰演军官吴友仁的海一天等。

就连《芝麻胡同》的导演刘家成及其摄制组,也大多数由北京人组成。剧中饰演牧春花的王鸥来自广西,她一开始进剧组时,根本听不懂大家在聊什么。为了“啃”下牧春花这个角色,她不仅提前找相熟的京籍朋友给自己“磨耳朵”,还在等候拍戏的间隙跟着用展寸诚大家练口语。

刘家成导演则表示,其实对于王鸥的北京话没有要求太多,大部分时候用普通话就行95187是哪里电话,而在个别的字词上就要卡准。在同剧组演员和摄制团队的帮助下一五同盟,拍完这部戏的王鸥,都能和京籍演员们聊天递葛(北京话:耍贫嘴、逗贫和开玩笑)了。

最后再来一个大招,传说中北京话的儿化音是一个标志,但很多老北京说“儿”字并不是随便乱加的,读读下面这段北京话,你能正确读下来吗?

“酒糟鼻子赤红脸儿,光着膀子大裤衩儿。脚下一双趿拉板儿,茉莉花茶来一碗儿。灯下残局还有缓儿,动动脑筋不偷懒儿。黑白对弈真出彩儿,赢了半盒儿小烟卷儿。你问神仙都住哪儿,胡同儿里边儿四合院儿。虽然只剩铺盖卷儿,托盘货架不愿费心钻钱眼儿。南腔北调几个胆儿,几个老外几个色儿。北京方言北京范儿,不卷舌头不露脸儿。”

这些北京话你听过吗?

来源:艺绽

流程编辑:TF021